[志愿者投稿] 玉樹臨風南宋琴,一見傾心玉壺冰

發布時間:2019-09-29   來源:宣教部

浙博的古琴大展上,每天從全國各地趕來的文博愛好者絡繹不絕,其中不少是身著漢服的美嬌娘。

不知道她們是否知道,展廳里的一床床古琴,就像眾多翩翩佳公子,雖然默默無語、無緣發聲,但卻也一個個風華絕代、各顯妙姿。

愛上一個人,始于顏值。如果有琴屆的選美大賽,你心中的NO.1會是誰?

我會表白他——

他叫“玉壺冰”,出生于南宋紹興二年,父親是有“古今斫琴名手”之稱的金遠金公路。

因為是名門之后,他一直交游于顯貴高層,在明代重臣嚴嵩家出現過,也在清朝舊宮里常住,現戶籍所在地:北京故宮博物院。

我的愛豆“玉公子”長得著實不凡。

首先,身姿挺拔

細細打量,會發現他的頭、項、肩、身、腰、尾各部分非常分明,脖子與腰的中心寬度相近,身長是腰的兩倍上下。

這個比例放在琴體上顯得緊湊而整齊,因此一眼看過去,他站在那里,端正肅穆,儼然一位衣冠楚楚的君子。

然后,線條俊朗

男生要看線條啊,玉壺冰所有線條都俊俏挺拔、整齊清爽。

琴項、腰處沒有做圓、留著洗練的折角;冠角尾部既不是方形也不是圓鼓形,而是寓方于圓的弧形向龍齦承露處內收,是屬于男性的內斂與秀美。

還有,打扮古雅

此琴漆色純黑如烏木,用料選材精良、做工也細致。金徽、木軫、白玉雁足,奢華而低調。蛇腹斷間流水斷,還有歲月加持的風霜魅力。

背面的龍池鳳沼全部開口成長方形,簡約統一。整個底板只有小篆“玉壺冰”三個字,非常的素雅干凈。但是“冰”字又特意用老式寫法,有點像冰裂紋。——哈,這點睛的小心機,最叫人愛!

最后,注重保養

男生顏值高也要靠保養,蓬頭垢面不打理一樣是廢材。

“玉公子”雖然已經快滿千歲了,到現在的保存現狀還是非常好,沒有脫漆,也沒有漏出木頭,無論是漆色、斷紋,還是很好看。

可以說,你現在看到的就是宋人看到的,宋人眼里的“帥哥”也是你眼里的“帥哥”。

不要以為來自宋朝的小哥哥都有同樣的氣質哦,你可以比較下同樣是故宮所藏、這次也來浙博的宋琴“海月清輝”。

我們讓兩位站在一起:

發現沒有,海月清輝的肩膀位置上升到二徽那里,肩寬只有18厘米,而玉壺冰的肩寬有19.3厘米。同時,海月清輝的琴面弧度更加扁平,腰部切入更深,整體上看,更方直。

總之,“海公子”給人的感覺正直骨感點,而“玉公子”更風流蘊藉些。

雖然氣質上有差別,但他們的外形裝扮還是非常像的。

的確,兩宋時期程朱理學盛行。體現在琴上,古琴的演奏風格崇尚中正平和,古琴的制作樣式也大量采用方正規矩的款式——仲尼式,成了傳世古琴中數量最多、也最具影響力的古琴款式。此次浙博古琴大展上,展出的12床宋琴中,有9床都是仲尼式。

北宋初年開始,古琴受到皇室的追捧和喜愛,太宗追隨周文王周武王造出的“九弦琴”雖然被當時的琴人直接差評、堅決不用,但是也引發了宋人對斫琴的思考與熱愛。官方統一制琴,民間斫琴也發展迅速,古琴的斫制技術在宋代已基本完備與成熟。

明代人仇英仿宋人創作的《清明上河圖》里,我們可以找到斫琴的店鋪:

大家注意下店里的招牌,除了“斫琴”,還掛著“太古冰弦”。

浙博為重新奏響鎮館之寶“彩鳳鳴岐”唐琴,邀請中國香港的琴弦專家黃樹志先生給它配的琴弦也叫“太古冰弦”。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巧合?

宋代是繼唐代之后,在制琴史上又一個重要的高峰,宋人已經把唐琴當作古董來搜集收藏。仇英的《清明上河圖》里,無論是路邊擺攤的古玩攤子,還是正規的古玩商店,都有古琴的身影。

雖然仇英版《清明上河圖》反映的更可能是明代中晚期的城市生活,不過,在《東京夢華錄》和《都城紀勝》等宋代書籍里,我們可以確知,宋代城市里是出現了古玩商店和攤子,李清照也經常和丈夫趙明誠去大相國寺淘寶撿漏。宋代最著名的古玩收藏家宋徽宗不僅收藏金石字畫,也成立了“百琴堂”專門收集唐琴。

可是,你不要以為,宋人以唐琴為寶,斫琴樣式也模仿唐代。不不不,宋人絕對有自己對于琴的獨特審美。

《格古要論》稱:“宋置官琴局制琴,其琴俱有定式,長短大小如一,故曰官琴,但有不如式者,俱是野斫”。可見,宋代官方設局斫琴,從琴式、尺寸等方面皆有嚴格的規定,無論是選材還是琴身比例、槽腹、灰胎、髹漆等等,都有明確而詳細地記載。

那么,什么樣的琴才符合宋人的審美呢?

不妨先感受下唐琴的氣質,比如浙博館藏的兩張著名唐琴“來凰”和“彩鳳鳴岐”:

有沒有發現,唐琴更肥厚圓渾飽滿?

我們用數據說話,直接對比下它們與故宮兩床宋琴的身高、尺寸比較——

是不是?唐琴的個子高、身板厚,整體就像唐人,豐滿肥碩。

故宮的那張“九霄環佩”,更是全長125厘米,尾寬15.5厘米,肩寬21厘米,腦袋的寬度竟然達到了22.5厘米!如此大腦門,古今罕有。

而宋琴,無論是皇家規定尺寸的“官琴”,還是民間高手的“野斫”,都流行扁、薄,跟唐琴的“圓”產生鮮明對比。

聯想起唐宋古畫和雕塑藝術里的人物形象,古琴的唐圓宋扁,確實很像唐宋在人體美學上的不同追求。

重格物、有科學精神的宋人,對于什么是琴里的翩翩佳公子,已經用三圍數據做為評判準則。這一標準也成了后世制琴的參考規范,元明清三代一直沿用,極少有革新之舉。

沒說的,如果在浙博古琴大展的21床唐宋琴里“選美”,我一定站臺宋琴“玉壺冰”。

看到它,就如同在看宋人的山水畫,用筆方正,構圖洗練,骨骼清峻,意境深邃……

看到它,就如同在看現代設計理念“Less is more”,純粹、高貴、雅致,大簡是奢。

可惜,“玉公子”10月9日就要起駕回宮了。

哎,要好好珍惜和他一起在杭州共度國慶長假的日子哦!


參考書目:

1. 鄭磊,《唐代以降的古琴形制及其時代風尚》,《紫禁城》,2013年10期

2. 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、北京古琴研究會編,《中國古琴珍萃》,紫禁城出版社,1998年

3. 吳鉤,《風雅宋》,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,2018年6月

4. 黃建華等編著,《天風環珮》,西泠印社出版社,2017.6

作者:來斕

評論區
  • 全站搜索
  • 活動日歷
  • 下載專區
  • 分享
  • 琴音欣賞
  • 返回頂部
? 极速时时5星